正在加载公告栏
 
佳作网 / 作品
浙江 / 温州 / 苍南县 / 温州新星学校
佳作编码:
ZHCN4X
约 1100 字,  点击 12 次
2017.10.31  修改 1 次
至少有6位写手拜读过这篇佳作
目送
郑姝洵 / 文
  车还盘旋山路打开车窗,看瞳孔飞速而过警戒线,耳边偶尔有车轮翻滚、碾压柏油路碎粒“咯嗞”声。爸爸从驾驶座探过头:“还有十五分钟到矾山!”
  刚车,便看见坐屋檐、摇竹扇爷爷。此时,阳光足以强烈屋檐个角落,爷爷瞳孔浑浊,却依旧和温暖,闪光,泪水还享受?微微眯眼睛:“爷爷,太阳这么刺眼,还出等啊?”爷爷抚颌,沟壑纵横浮出丝浅浅笑容。
  “开心,!”奶奶烟雾缭绕厨房中吆喝道。桌喜欢九层糕、牛肉羹、手打面、糖醋排骨……吃饭,而奶奶总厨房里炒菜,她有时候会转过看看,微眯眼中总几束光,泪水还幸福?
  午间,阳光正好。或同爷爷院中摘拔番薯,心灵浸入泥土芬芳;或门边“古董”书架看几本连环画,细数旧时光与泛黄纸页年轮;或楼梯口与奶奶闲聊些琐事,看看奶奶已发白发根;或站房间,往外眺望,门便自家栽桂花树……
  车,倚车窗,按扶手边按钮,便将厚厚玻璃往拉。爸爸则转动方向盘,经意转身,眼角余光便瞥见虚掩门里,有两个匆忙身影,尽管屋内光线暗,余辉映照之,爷爷奶奶身影逐渐清晰,们胡乱将脚塞进门口鞋,急向们招手。
  记忆中,奶奶脚有患病。只见奶奶提两三袋肉燕、牛肉羹,摇晃,跑得吃力,和笑,眼神中依旧藏几分淡淡笑意。
  “喏,开心爱吃到老街买嘀!”奶奶喘气,颤颤巍巍把手中袋子递给。她发白头发稀稀落落夕阳中镶金框,轻闭浑浊,依旧有这么几束光,泪水还思念?闭眼想想,老街离这高垟路还远,奶奶怎么走过、返回……微微抬头,奶奶仍然脸慈祥,摆摆手:“拜拜,奶奶吧!”
  爸爸已经把车开向公路,车窗,瞳孔桂花已碎,忽然想起《成都》中段歌词:“分别总九月,回忆思念愁。”而桂花树爷爷奶奶朝挥手模样,三百度近视却依旧让看见爷爷奶奶脚绿、“鸳鸯鞋”,还有亦忘那深深眼神渗透出浓浓美好,那眼中微光,泪水还舍?直回头,直到拐角,身影渐渐模糊。
  还有愈传愈远苍白声音:“记得吃肉燕和牛肉羹,次没时间…………”面,似带有些哽咽。
  终有日,父母用苍老声音,路口目送
  终有日,伴两鬓苍颜白发,街头目送
  回头,那悠悠黄昏中,街角目送会留心底,这家风吧……

2013-2017     佳作网 2.0 _ V1.490.171122     浙ICP备150294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