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公告栏
 
佳作网 / 作品
浙江 / 嘉兴 / 秀洲区 / 浙师大附属秀洲实验学..
佳作编码:
HP7WW3
约 994 字,  点击 11 次
2017.10.31  没改过
至少有6位写手拜读过这篇佳作
我的“張”
张梦迪 / 文
  应该有两个名字。两个名,虽然发音相同,字义明明致,能随便作为个名字用,”喊那个名儿。名,仨字儿,短,均匀方正,说:“真像个女生名!”除惹起个男生压心底愤怒,再没什么
  老爷子给这名儿,相当珍贵。老爷子走,那除给“”留空房子、旧家具、堆车棚废铜烂铁,再只有名儿,真没什么。这整整三个字儿,从出生那日起,已经由亲话语,刻入骨髓、脑海、心意里;还化殷红鲜血里,黑色头发和瞳孔里。这辈子
  爱这名儿,老爷子取缘故;还有,那时际儿怀疑姓“張夢”哥哥,姐姐,朋友,真趣味极,像极个名!哪知道,“張”。依旧骄傲,傲气到骨子里。
  因为姓“張”,要学写姓和名。拿开名,“張”字练知道多少个春秋:会老爷子手领导空气里“书空”;要拿毛笔,遍遍猪圈红砖画……难,从那直到学会写整名。
  名名,“張”“張”。从老爷子那学到“干货”,像挥舞毛笔那样:已经拿起笔,要么写完或要么从开始动,应该这么做!讲,奶奶对讲,父亲对讲,妈妈讲,次次对自己讲。名,仅仅个名;像“張”仅仅个字。那些,像成功滋味,像品格,那样坚守啊!
  “張”这个姓,陪伴整个童年;而“张”,段故事。
  张家自古倔强7岁到今天,再没怎么回过。觉得做错家里从没有怪罪曾恳求老奶块住,多少能有个相互照应——,她绝,她绝,死要待那个“蠢”方。次次因此,竟然会闹别扭。
  嘉兴生活苦闷,除父母和亲戚再没什么好友,再没多“少爷姐”陪嬉闹。
  再想忘记老爷子教诲,“張”要怎么做,“張”或“张”,已经成生活实质,改辈子像个调调活过
  至今明白,个“張”字带多少责任,它多沉重打击
  那竟然肯再低头,再肯输该输方——
  像老爷子“果断”,做“張”家

2013-2017     佳作网 2.0 _ V1.490.171122     浙ICP备1502943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