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公告栏
 
.
佳作网 / 普通作品
浙江 / 杭州 / 富阳区 / 永兴中学
编码:
NSVKUT
902 字,  阅读 23 次
2017.10.20 ,  修改 1 次
至少4位写手认真看过这篇作品
記憶中的阿婆——读《浙江好家风》有感
凌铭琦 / 文
  还依稀记得儿时过年常看到的那个阿婆。
  “明天去余杭,你姑姑家的奶奶去世了。”刚上车,爸爸这样告诉我。
  姑姑家的奶奶?去世了。
  车上有点安静,我道:“咋回事?怎么就这样去世了?”
  沉默。
  虽然现在长大了,但不知怎么的,小时候的事却记得异常地清晰。记得每年过年的时候,我和爸爸妈妈都奔波来去的到处拜年,每到姑姑家就想到阿婆,每次一进大门,就看见阿婆一个人坐在长凳上,木头的拐杖靠在墙角上,看见我们来了,就笑嘻嘻地朝我们挥挥手,然后慢慢地吃力地站起来,拄着拐杖,慢慢地而又迅捷地向我们走过来,左手向前挥几下,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什么。
  阿婆是个很可爱的老人,每年拜年的时候,阿婆好像总会和我聊几句天。一次傍晚我吃完饭出来透透气,阿婆却走出来拉住我的手,嘴里咕噜咕噜地叨念着啥,小的时候不懂事,听不懂阿婆嘴里的方言,但当时姑姑也不在,我只得问:“什么?”阿婆再重复一遍,我尴尬得要死只得哼唧哼唧地点头,而阿婆却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。真怀念。
  阿婆其实很孤独,在我的记忆里,阿婆的房间很小,她的老伴儿早就不在了。只是有一幕给我的印象很深,有一次路过阿婆的房间,看见她一个人坐在窗前听着收音机,龟裂的手指安静地搭在大腿上。安详又寂寞。
  “你在想什么嗳?”爸爸打断了我的回忆。
  我小声地说,阿婆就这么走了,好像回忆里她还活着。
  阿婆很节俭,但是只是对自己罢了。她对小孩子很好,小的时候妈妈不让我吃糖,会长蛀牙,但是过年的时候她却嘴里念叨着把一大包“悠哈奶糖”塞给我。姑姑说,阿婆的衣服都很旧了,还是年轻时候的衣服,但是每当家人一想要给她买衣服,她就和谁急。
  那个可爱的阿婆,她说话我听不懂,但是她那热乎乎的双手却使我至今还记得。那个不肯为自己添衣服,却总是给我买糖吃的阿婆。去世了。
  好难过啊。
  现在夜深人静了,明天我就要去看阿婆的最后一面了,人都说生老病死乃是自然发展规律。但是。
  又有几个能接受一个人从你的身边永久地消失,还一去不复返呢?
  何况还是那个我记忆中模糊不清,却在我记起她时有如此多的感慨的人呢?
  罢。念阿婆。


    浙ICP备 15029436-1 号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440 号

2013 - 2018       JIAZUO.CC 2.0 _ V1.552.180819